澳门金沙娱乐注册

财政分权体制下FDI增长效应的作用机理与实证研究

  内容本文以财政分权、FDI、经济增长作为分析素,分析我国财政分权体制下FDI 对经济影响的传导机理。实证研究得出东部、中部地区财政分权对FDI竞争有明显的正向影响,而西部这一作用相反,另外FDI经济增长效应在中部地区显现为正向,在西部地区不明显,在东部地区显现为负向。因此,合理引导FDI流入,培育经济增长的内在因素,才能促进地区经济协调发展。 
  关键词财政分权 FDI 增长效应 
  我国的财政分权始于2世纪8年代,我国单一财政体制,逐渐向地方拥有更多的财权、事权演变。财政分权主是通过两方面促进经济的增长,其一是地方政府有信息优势能够更加合理地配置资源,在供地方公共产品与服务方面更具有效率;其二是财政分权带来了地方资本投资的增加,招商引资使得地方政府从额外增加的投资中获得更多的收益,从而促进了地方经济的发展。因此从财政分权的角度来研究地方政府参与FDI竞争,及其如何对经济产生影响是可行且必的。 
  文献综述 
  Yeung(21)与Ahlstrom et al.(23)研究认为地方之间法规制度存在差异,地方政府乱用职权,不利于引进外资。张钢、徐贤春(24)通过建立委托-代理模型,得出地方政府对公共产品和服务的有效供给能为吸引外资创造良好的软硬环境,进而对当地经济的发展产生影响。范迪军(25)从博弈论的角度出发,指出地方竞相引进FDI来刺激经济的发展,而区域性投资过热对经济的可持续发展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另外,苏建华(26)与张晏(27)研究发现,FDI增长额与税收优惠正相关,但是这种税收优惠并不是吸引FDI进入的必条件,免税优惠的竞争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社会资源的浪费。 
  一些学者从宏观层面研究了财政分权体制下地方政府竞争FDI带来的区域性差异。Demurger et al.(22)论证了以地方为主导的开放政策,确实为各省、市利用自身优势引进外资,发展地方经济供了良好的基础。王文剑、仉建涛、覃成林(27)以地方政府对FDI的竞争为例,指出财政分权程度越大,对FDI的竞争越激烈,东部、中部地区出现了恶性竞争,总体较西部地区有优势。靳涛(28)认为财政分权体制下,地方间FDI竞争带来短期低效率经济增长,长期不利于经济可持续发展。 
  目前文献很少将财政分权、外商直接投资、经济增长放在一个体系下考察它们间的关系。本文通过比较研究设定财政分权的指标,深入研究财政分权对FDI的引入量影响,以及财政分权、FDI经济增长效应的区域差异。 
  财政分权体制下FDI增长效应的作用机理分析 
  (一)财政分权对地方政府行为的影响 
  在经济学中,有关财政竞争的思想可追溯到亚当·斯密的著作《国富论》中关于政府税收对可移动素和不可移动素的影响。在我国,中央政府对地方政府有着严格的政治控制,掌控地方官员的任免与升迁。在以GDP增长率为核心的政绩考核体系推动下,地方政府为了获得更多的经济和政治利益,进一步加深了对各种经济资源的竞争。财权分权带来了地方财政收支的差异,进而影响了地方公共物品供给数量与质量差异,最后影响到区域招商引资、人力资本、环境政策等区域竞争力的形成。 
  (二)财政分权对地方政府吸引外商直接投资的影响 
  由于历史和自然原因,我国的经济资源较少、市场发育程度不高、资产存量过低、技术与管理水平有限、基础设施的投建欠缺,因此,各个地方政府把吸引可流动的区外资本作为主的竞争目标。在2世纪8年代初期,我国首次建立了四个经济特区。1984年开放了沿海14个城市。1984-1992年先后建立32个经济技术开发区。1994年财政分权改革使地方政府获得了明确的地方税收收益和一定程度的独立事权。地方政府凭借掌握着的大量资源围绕吸引资本、劳动和其他流动性素而展开的竞争。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随着对外开放程度不断加深,与国内资本相比,地方政府更加青睐于外商直接投资。Zhang(2)研究认为免税特权、出口退税、资本与土地使用费优惠及灵活的劳资关系等,给予外商投资在经济与贸易往来中更大的自主权。1995-211年,我国实际使用FDI的年均增长速度为7.31%。 
  (三)财政分权体制下地方政府竞争FDI对经济效应的影响 
  地方政府引资竞争可能属于一种“帕累托改进”,即通过改善地区生产性基础设施和产业配套环境、促进有益的政府制度创新等,促进本地区经济的发展,而且对别的地区有外溢的影响。但是,地方政府在引资竞争中对市场的非理性干预和对GDP增长率的片面追求必然在一定程度上造成地区间外资流入数量和技术外溢的差距,加重区域发展的不平衡。地方政府滥用职权、保护地方主义、无序竞争降低了FDI质量,最后可能不利于经济均衡、持续发展,带来的可能是“帕累托倒退”。 
  财政分权体制下地方间FDI竞争及其对地区经济影响的传导机理,如图1所示。 
  财政分权体制下FDI增长效应的实证分析 
  (一)模型的建立和选取数据的来源 
  本文参照王文剑(27),Justin Yifu Lin(2)和HE CANFEI(26)选取指标,建立模型1 FDIit =α+α1 FDit +∑αjRijt+μi+γt+ωit,反映了财政分权体制下,地方政府的引资竞争行为对FDI引入量的影响;建立模型2GRWit=β+β1FDIit +β2FDit+∑βjZijt+δi+φt+ηit,反映了财政分权、FDI 增长效应。其中,t代表年份,即1995-211年;i代表区域,μ和δ、γ和φ分别代表区域性干扰和时间性干扰,ω和η代表方程中其他因素的影响。FD代表财政分权,R代表除了财政分权外其它所有控制变量。Z代表除了FDI、FD外其它所有控制变量。 
  本文研究样本为1995-211年我国29个省(市、自治区)的面板数据,数据均来源于各省(市、区)统计年鉴、《中国统计年鉴》及《新中国6年统计资料汇编》,人均GDP使用到212年的数据,数据来源于213年各省公报。
  (二)变量指标的选取 
  比较王文剑(27),Justin Yifu Lin(2)的指标,针对边际法可能出现负值的缺陷,本文选取人均指标,选取指标如下FD指各省预算内地方政府本级财政支出/(各省预算内地方政府本级财政支出+中央预算内本级政府财政支出)%;FDI指地区实际利用FDI/当年GDP总量%;GOV指政府消费支出/全社会最终消费支出%;TAX指地区宏观财政收入/GDP总量%;TRA指按平均汇率折算成人民币的对外进出口贸易总额/当年GDP总量%;STA指国有经济社会固定资产投资/GDP总量%;GRW指地区人均GDP增长率%;NONSOE指非国有单位职工/总职工人数%;LNGDPt-1指滞后一期的人均名义GDP的自然对数;ROAD指单位国土面积上的公路里数(公里/平方公里)%; EDU指每年年末普通中学在校生人数的自然对数;CAP指各省社会固定资产投资额占全国的比重%;LAB各省从业人员增长率%。 
  (三)实证结果 
  本文利用截面固定效应模型分析财政分权体制下地方政府竞争行为对地区FDI流入量的影响,以及FDI与财政分权对经济增长的影响。 
  如表1所示,根据模型1的实证结果,在东部、中部财政分权的系数为正,且具有显著性,说明财政分权对地方FDI引入量的影响是明显的正向,宏观税负TAX前面的系数为负且具有显著性,说明了宏观税负越高,FDI引入量就会减少,这与理论分析相一致。财政分权作用系数在东部最大,其次是中部,最后是西部。财政分权使得西部财政收、支能力变差,其较多地依靠中央转移支付,在FDI的竞争中不占优势,财政分权与FDI引入量出现了负相关。总之,在经济发达地区财政分权有利于FDI的进入,在经济落后地区财政分权不利于FDI的进入。 
  根据模型2的实证结果,在东部、西部地区财政分权对经济增长有显著的拉动作用,而在中部地区,财政分权直接拉动经济作用不明显。FDI经济拉动作用最显著的是中部地区,因为中部地区经济总量相对东部地区比较小,具有追赶效应,处于高增长期,尤其是在内资有限的条件下,FDI经济增长效应得以凸显。在西部地区,FDI引入量较少,波动较大,FDI的经济增长效应不显著。东部地区FDI高增长期是2世纪的8年代到9年代,但是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以及28年世界金融危机,使得该地区FDI引入量处于波动状态,没有明显的趋势。宏观经济在投资(CAP)、劳动投入(LAB)、贸易(TRA)、技术推动下,依然强势增长,使得 FDI经济增长效应难以凸显,甚至出现负的经济效应。 
  政策建议 
  根据文献与实证研究,一个经济较为发达的地区,财政分权程度越大,就越能吸引更多的FDI流入。不同经济水平FDI带来的地区经济增长效应是不确定的,财政改革、FDI竞争促进区域经济均衡发展必须按地区采取对策 
  对于经济发达的东部地区,经济开放程度大,受到国际经济环境影响多,地方政府必须依赖更多经济增长因素,促进地方经济的可持续发展。财政分权给予地方政府更多的财权与事权,政府应该将公共资源投入到经济效益更大的公共服务或者基础设施领域,而不是进行争夺外资,因为在此经济发展阶段FDI的经济增长效应呈负向,经济增长主诉诸于经济结构的调整、经济基础设施的完善、技术创新以及内在需求的拉动。 
  对于经济发展处于关键期的中部地区,地方政府基于一定财权与事权,一方面高公共资源的配置效率,另一方面引入更多资本,尤其是外资,因为FDI在此阶段、在此区域经济增长效应更明显。另外,中部地区以一些东部地区引资失败为借鉴,培育更多内生经济增长点,规避经济增长中的国际风险。 
  财政分权下,西部地区FDI的经济拉动效应不明显,FDI引入出现了倒逼,主是因为地方政府盲目引资竞争,希望FDI遍地开花,但是事与愿违。东部地区经济投资环境好,已有了大量外资聚集;而中部地区FDI经济增长效应显著,外资会长久驻留,到了西部地区FDI就所剩无几了。因此,在财力有限的条件下,西部地区应利用当地的资源禀赋,供特色服务,吸引有特色的外资进入,发展特色经济。 
  参考文献 
  1.张钢,徐贤春.招商引资与地方政府绩效评估J.数量经济技术经济研究,24(3) 
  2.范迪军.区域性投资过热与地方官员的政绩观博弈实证分析—以铁本事件为例J.淮南师范学院学报,25(4) 
  3.苏建华. FDI对税收优惠的敏感分析J.重庆工商大学学报(西部论坛),26(2) 
  4.张晏.财政分权、FDI竞争与地方政府行为J.世界经济文汇,27(2) 
  5.王文剑,仉建涛,覃成林.财政分权、地方政府竞争与FDI的增长效应J.管理世界,27(3) 
  6.靳涛.引资竞争、地租扭曲与地方政府行为—中国转型期经济高速增长背后的“不和谐”分析J.学术月刊,2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