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金沙娱乐网址

道德的感召与神鬼的威吓

  茨威格的传记作品融历史的真实性与文学性于一体,具有极高的可读性、趣味性及艺术魅力。本文尝试探析艺术因素在茨威格传记书写中的运用及其所起到的艺术效果。文章主从两个方面探讨,即传主的肖像描写和轶事与细节,通过对具体的传记作品的细读,分析这两种文学技巧在描写传主中起到的作用和效果。
  关键词茨威格;文学性;肖像描写;轶事与细节
  
  斯蒂芬·茨威格以中短篇小说和传记饮誉世界。他是二十世纪三大传记家之一。在遵循传记真实性原则的前提下,茨威格以深厚的文学素养和丰富的历史知识,把历史的真实性和传记书写的文学性和谐地融于传记创作中,形成了自己独特的传记创作风格。本文试探析茨威格传记中文学技巧的运用,解读艺术因素的带入是如何提高了传记作品的阅读效果与艺术品格,让读者在理解历史知识、认识传主的同时享受到艺术之美的。
  
  一、透视灵魂的肖像描写
  
  茨威格在传记创作中,文学技巧的运用是多样的。其中肖像描写是他常用的技巧之一。细腻、生动、传神的肖像描写为读者呈现了栩栩灵动的传主形象。茨威格善于准确捕捉传主形象中最能传达性格本质和心灵信息的部位,并进行深度细致的雕刻,揭示传主最深处的灵魂秘密。通过这样的刻画,复活了传主的生命,让读者如同亲见传主从尘封的历史中悄然走来,看得见他们的音容笑貌,听得见他们的心跳。从而增强了读者的阅读兴趣与渴望认识了解传主的迫切心情,而且提高了传记作品的艺术效果和美学价值。
  在《三大师》中,茨威格对陀思妥耶夫斯基的面容进行了细致雕刻。茨威格描述陀思妥耶夫斯基有一张平凡的农民的脸,土色的脸上是痛苦犁下的道道沟痕。“泥土、岩石、丛林,这可怜的地貌,便是陀思妥耶夫斯基面容的深刻之处”。“扁平、无血色、无光泽,黑糊糊……”然而,在描述完这些凡俗之后,茨威格笔锋一转,告诉读者这无美可言的脸却会令人越看越着魔,这是因为在这农夫一样的脸上矗立着蕴藏着一个无限世界的、闪着思想与灵魂之光的高额。
  “这高额使面部昏沉之气一扫而光,隆额闪着白光,这思想的大教堂从阴影和黑暗中突起,它像经过锻打,又像松散的泥土之上、零乱的须发之上坚硬的花岗岩。所有的光亮全都汇集到脸的上部,人们打量他的长相,似乎看到的仅仅是这宽大、有力、帝王似的前额。衰老的面部越是因病而憔悴,这高额就越是发亮、越显宽阔,它像一片天空,笼罩在残疾和衰弱的身体上方,显得高远、坚毅。上方是思想的光辉,下面是尘世的痛苦”。
  这段对陀思妥耶夫斯基高额的描写可以说是散文诗,茨威格的艺术风格完美地融合到了传记书写中,让读者已然目睹了陀氏那闪耀天才光芒的高额,并从高额上读出了他思想的伟大、灵魂的深邃与波澜壮阔,也感受到了他大起大落、大悲大喜、充满疾病、痛苦、厄运的悲惨一生。茨威格称陀思妥耶夫斯基是完美无缺的矛盾产物,而陀氏的面容正是凡俗与超凡的相并存。
  茨威格对陀氏高额的着重描绘即是对陀氏灵魂的雕刻,笔墨之间满溢着茨威格对陀思妥耶夫斯基的景仰与深情,以及对他的伟大思想与灵魂的赞颂。如此肖像描写既提高了读者的趣味,也有助于读者对传主的深度理解。
  
  二、蕴含丰富的轶事与细节
  
  在尊重历史真实性的基础上,挖掘并呈现传主生活中轶事和细节,揭示传主复杂真实的性格和人性是传记书写中精彩之处。
  在《命丧断头台的法国王后》中,茨威格所阐述的正是轶事与细节能够深刻地、真实地反映人物的性格特征及复杂多样的人性秘密。在对玛丽·安托瓦内特的叙述中,茨威格就注意到了传主的爱情轶事,并通过对传主与弗森终生坚贞不渝爱情的细致述写,让读者了解了传主不为人知的、最深层的人性本质,丰满、生动了传主个性。
  茨威格认为,只有历史本身才有足够的笔力写出王后凄楚的、扣人心弦的爱情牧歌。王后在十八岁时在舞会上与同龄的弗森一见倾心,到生命的终结走上断头台,从没放弃对弗森的爱,而弗森也是以生命为承诺深爱着王后。他们的情爱之路走地很艰辛。迫于责任与王后的身份,王后谨慎地处理着自己的感情。他们经历两度长期的分离,但他们的心却是紧密相连的。茨威格强调,他们之间的感情绝不是男女调情的关系,而是一种持久的爱情,他们爱得深沉,爱得热烈,生死不渝。当王后身陷绝境时,她寻求的是一位忠诚正直、勇敢无畏的男子汉,弗森正是在这时奋不顾身的来到王后身边,给予她心灵的慰藉与帮助。王后给弗森的誓言充分证明了她对爱情的忠贞。她说“无论我们中间如何关山阻隔,我们的心是分不开的,我一天比一天更强烈地感受到这一点”。茨威格研究大量资料证实,王后在走向断头台的最后日子中,比任何时候都更加眷恋她的情人。她让人用蜡复制了她戴的刻有弗森武器的戒指,托人转给弗森,并附言“请告诉他,那上面的题词从来不曾象现在这么真实”。弗森武器纹章下的题词是“一切都使我想起你”。说完这句撕心裂肺的话,王后的爱情帷幕凄美落下。
  茨威格说“想真正了解一个人,就揭示他心灵深处的秘密更重的是,不了解一个女人的爱情生活,就谈不上洞悉她的个性”。茨威格通过细致地研究史料及相关文件和当时的历史情况,真实地呈现了王后的爱情故事,让读者从新的角度即女人本色的视角,对王后有了更完整和全新的认识,了解了王者也是有七情六欲的凡人,把遥远历史中的、高高在上的人物拉回到了现实生活中,看到了一直被认为是举止轻浮、贪图享乐、挥霍无度的“赤字王后”的人性的另一层面,即对爱的真诚与坚贞不渝。激起了读者的情感共鸣、阅读趣味,更提升了读者对人、人性、历史的认识与思索,以及对自己人生的深入思考与把握。这正是轶事在书写传主独特的一生中散发的别样光辉。
  在《玛丽·斯图亚特》中,茨威格对玛丽临刑前的精神状态,以及她为赴死精心挑选衣着的细节进行了详尽描写,揭示了女王性格中桀骜不驯、倔强不屈、坚强刚毅的品性及王者的气派。首先,当她听完死刑判决书时,平静地划了个十字,毫不惊奇,没有丝毫的恐惧,并说没有比这消息更让她欣慰了,而且把死亡看成是她一生中最后一次胜利而心向往之。接下来她便精心地准备着自己的远行,一件一件的挑选衣服,斟酌每一个细节,她比任何时候都更尽心思挑选盛装,着装精细到每一个扣绊,并花了两小时更衣。断头台上,她的大红绸衬裙、火红手套仿佛一团燃烧的火焰,壮观而令人难忘。她双手抱住木砧,仿佛抱着自己倾心相爱的死去的未婚夫,等待着被砍头。直至最后一刻,她始终保持帝王气度,以完美的形象、大无畏的心迎接了死亡。玛丽以勇气、镇静、尊严、完美为自己的死亡抹上了纯洁和庄严的色彩。传主的死亡是她一生中最后一个行为,茨威格通过丰富的细节为女王的生命画上了完美的句号,让读者领略了女王的人格风采及人性中坚韧不屈的特质;加深了对历史人物的认识、同情与理解。
  蕴含丰富的轶事与细节呈现给了读者更加丰满、鲜活、真实、完整的历史人物,并展现了复杂多样的人性特质,提高了读者的阅读兴趣及传记的艺术效果。
  茨威格的传记创作既遵守了“传记家的誓言”,又尽展了文学性与艺术品格的独特魅力与风采。布拉福德说“传记必须写得有趣、漂亮。它必须是一场精心构思、巧妙编导、完整无缺的演出。”茨威格奉献给读者的正是一场场“完整无缺的演出”,是“真”与“诗”互融互构的完美上演。